好物时尚志

不可思议 ! 多款劳力士居然比水鬼全球都缺货

发表于:2022-12-08 作者:时尚编辑
Goode-China好物时尚 2022年12月08日报导不可思议 ! 多款劳力士居然比水鬼全球都缺货,最近有传闻劳力士Datejust卖超好,抢手程度甚至追上同门的神表——水鬼,虽然以目前市场对劳力士热门表的印象来看,这个消息多少有点膨风的成分,但因为Datejust本身就是入门劳的一种很合理的选择,
Goode-China好物时尚 2022年12月08日报导不可思议 ! 多款劳力士居然比水鬼全球都缺货。

最近有传闻劳力士Datejust卖超好,抢手程度甚至追上同门的神表——水鬼,虽然以目前市场对劳力士热门表的印象来看,这个消息多少有点膨风的成分,但因为Datejust本身就是入门劳的一种很合理的选择,而且它款式又多,大小表径任挑、面盘颜色比起水鬼更是五花八门,所以单就系列某几款热门颜色面盘而言,Datejust缺货并不是不可能,不过如果要讨论普遍的入手难度,水鬼应该还是在Datejust系列之上。

Datejust 2019年可能大卖

由于Datejust系列推出的款式太多,资深钟表鉴定师Sam提到其中有些市场认为不好看/不好卖的面盘颜色款式在现今市场的配表策略下都陆续配到了想买热门款劳力士的消费者手上,而根据Sam本身的预估,他认为2019年有可能会是Datejust系列大放异彩的一年,因为劳力士今年推的新款运动表里面,Datejust系列的比重算满高的,品牌今年的Datejust系列也有几个强打如126334、279174、279173(尤其这些2开头的款式也都换上了新机芯),因此Sam看好这个系列出货量会很多。


Datejust目前最热门的面盘颜色以蓝色为主,这跟近年各品牌纷纷推出蓝面款的潮流多少有关。

面盘颜色决定买气

Sam继续补充说明,2019年的Datejust系列有机会大出货,这样一来按照惯例,劳力士也不可能只出单一颜色的面盘,而是可能有很多颜色可以选,但是话说回来,Sam个人认为受欢迎的还是一些基本、好搭的颜色,至于这些卖得好的Datejust新款会不会缺货?Sam表示现在还需要时间观察,但他觉得几个颜色如蓝色、黑色、搭配罗马数字时标的白色或纯粹的白色这几种款式是比较有可能会吸引大家抢着入手的目标。


Datejust 2019年推出半金绿面新色,特别之处在于6点时标低调的镶上钻石,这款有没有打中消费者的心?这是今年一个值得观察的重点。

DJ新颜色的反应值得观察

Sam表示除了基本颜色之外,2019年有一些新的面盘颜色像是绿色或粉红色也值得观察它们后续的市场买气,以Datejust系列来说,功能性就是基本实戴型,材质以入门款大概就是不锈钢或半金为主,剩下决定它好不好卖跟折扣多寡的主要因素就在于面盘颜色,Sam再次强调,他觉得Datejust就算是缺货状态也不会是长期现象,而且缺货时也不像水鬼是大家只求能入手就好,而是仅限系列里面的某几个颜色面盘款式而已。


近年来常在网路上看到有媒体或专家不断提到一些不锈钢热门运动表式长期出现供货量不足的情况,例如AP、PP和Rolex劳力士等,这些品牌都是明星商品货量严重不足的代表。


其中劳力士的情况让人特别感到有兴趣,他们家现在手表的难买程度是业界出了名的,当然这里指的是在品牌经销店家购买,如果你是在二级市场找劳力士手表,只要口袋够深,想找什么表通常都还是拿得到。


有关劳力士手表为什么在经销店家如此一表难求,网络上也谣传过各式各样的阴谋论,例如有人说是品牌故意不出货给经销商,也有人说是经销商自购或囤积起来借此炒高手表价格,还有人说是因为前两年疫情刚爆发时导致表厂一度停工,所以品牌的产能和产量都受到影响……各种说法众说纷纭,至于劳力士官方对于缺货问题给的官方答案则是因为市场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需求,所以在他们产量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使得手表缺货情形日益严重。


Rolex劳力士以往其实没如此缺货「造神运动」最重要推手可能是2010年诞生的它


20220904160101

如果光看表面很容易就接受劳力士的说法,觉得是因为现在市场需求远大于品牌产量,但当我们冷静下来想想,现今想要劳力士手表的人真的有那么多吗?远的不提,就抓个5、6年前的时间,当时我们好像还不觉得劳力士有缺货缺成像现在这样的状况。


外媒Hodinkee专栏作家针对劳力士手表供需失衡的情况写了一份分析报导,作者试图从供需法则来理解今日劳力士热门表缺货缺到爆炸的情况究竟原因为何,以下就分别由供给与需求的角度来看待今日高级手表市场为什么这么缺劳力士手表。


品牌供给


20220904160102

作者认为如果要把问题简单归纳,那么之所以会缺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劳力士的产量无法追上市场需要的数量(看起来有点理所当然,这跟劳力士官方说法也很类似)。但是作者并不是纯粹推论,他也提出实质数据左证,他引述摩根士丹利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指出劳力士2021年大约制造了105万只手表,但因为劳力士集团属于独立经营的企业,他们不会对外公布自家财报,所以摩根士丹利提供的数字也只是一种估算,而并非实际数字。


接着作者想问的是劳力士手表近年的产量究竟是减少还是增加?他找到了2015年的可靠数据,当年是瑞士天文台最后一次公布每个品牌获得COSC认证数量的一年,那时候劳力士拿到的COSC认证有795,716份,以品牌每只表都要送天文台检测的传统判断,我们可以推论品牌当年的产量差不多就是80万只左右,所以如果摩根士丹利在2021年的调查报告估算接近实际情况,这代表劳力士2021年的手表产量比起2015年已经增加了25%之多,看起来品牌也是有努力在提升产量以因应市场需求。


市场需求

了解了劳力士的产量变化后,作者进一步探究市场的需求量,比起品牌产量,市场需求量更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数字,因为不可能有机构去统计全球有多少人是劳力士表主,甚至有多少人打算在有生之年购买劳力士手表等。如果单纯要探究为什么市场对劳力士手表的需求量提升,大概可以归纳出两个原因,一个是负担得起高级手表的人变多了,第二个则是想买高级手表的人也提升了。


关于世界上有钱人的统计有所谓的富豪榜,但是要负担得起劳力士手表可能不需要到全球富豪榜单,作者是援引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所提出的《全球财富报告》,根据这份报告,2014年时全球身价超过百万美金的人口有3370万人,到了2021年全球的百万美金富翁成长到了5600万人,等于8年间百万富翁增加了7成左右。


作者再拿劳力士2021年估计生产105万只表的数据当假设,假如5600万个百万富翁人人都想要一只劳力士手表,那么品牌每年大概只能满足1/56的市场需求——这还是先排除劳力士有几个系列(如水鬼、Daytona)是特别多人想要的,以及财产不需要超过百万美金才能负担劳力士手表等条件之下得到的结论,所以从这样的市场需求来推估,劳力士手表为什么愈来愈难买确实有迹可循。


社群媒体成为表坛「造神运动」的重要推手

作者认为全球市场对于劳力士手表的饥渴程度升高和社群平台兴起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他特别点出Instagram。劳力士原本就是世上最知名的高级手表品牌之一,随着Instagram于2010年上线后,在社群媒体晒表的人数和贴文数日益增加,举例来说,IG用户在2015年时已经累积到3.7亿,发展到2021年更是翻了好几倍达到将近20亿用户,假设这6年期间有关高级手表Po文的比例都不变的话,但因为用户数量暴增,所以有关手表的贴文数也会呈现相应的爆量成长,作者还引用了电影《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主角Hannibal Lecter说过的话:「我们渴望每天看到的东西——特别是如果一个东西我们每天看个50遍以上的话。」




最后作者想知道劳力士手表这种供需严重失衡的情况到底还会持续多久,这问题绝对不会有一个明确答案,他认为目前的情况就是大量增加的财富去追逐数量明显有限的资产,现在人们购买手表很多时候是出于想要的欲望,而不是必要性,所以会让手表失衡的问题存在不确定性,当你是出于想要而买,就很难估算你的「想要」究竟何时才会得到满足;针对目前的市场情况,作者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处于手表市场的历史高峰,不仅有能力购买高级手表的人变多了,而且人们愿意为了手表付出高昂代价的意愿也普遍提升,所以劳力士手表难买的情况还是会持续下去,短期内还看不到有办法解决的曙光。


2022-09-15 22:22:04
0